阅读新闻

25岁女星雪莉证实死亡:活着比死去更需要勇气
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15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崔雪莉是女团出身,单飞之后因为经常发布出格的照片,常常被网友讨论,也遭受网友的语言暴力。

  并且,崔雪莉长期受到抑郁症的折磨。在知乎上,有网友认为,她一直以来的出格行为,不是求关注,而是一种求助。

  我们对“抑郁症”三个字并不陌生,但是抑郁症对当事人而言,具体是什么?为什么会让人轻生呢?

  来自不同社会阶层,从事不同的职业,有男有女,他们测试的内容也很简单,就是读一段类似下面这样的文字:

  “爱了一个少年1574天,其中闹了27天,等了825天,现在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  “爱了一个少年1574天,其中闹了27天,等了825天,现在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  “没吃晚饭,加班到一点,到家整个人都是晕的,好希望有个人可以看穿我的内心,明白我的感受,不离不弃的陪伴我。”

  “没吃晚饭,加班到一点,到家整个人都是晕的,好希望有个人可以看穿我的内心,明白我的感受,不离不弃的陪伴我。”

  “我经常连哭几个小时,哭到手脚发麻,又有时候像没事人一样,我真的好累我不想上课不想见室友,我害怕学校,我好想休学。”

  “我经常连哭几个小时,哭到手脚发麻,又有时候像没事人一样,我真的好累我不想上课不想见室友,我害怕学校,我好想休学。”

  这个男人,当他读到“爱了一个少年…..”的时候,笑到不能自已,忙着问要不要继续读。

  当第一个男人读到:“当你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,我已经走了,我熬过了1584天,终于在今天凌晨结束了……”、“我一生没做坏事,为何会这样?”

  当这个男人读到:“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好些,但这几年就算出来了我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想法,抱歉,我不期待有人能原谅我,再见”

  那个说“早熟”的女孩,她读到的是:“我知道我会这样做,是因为我无法忍受和面对未来还要与这些痛苦和剧痛相处。”

  这是用一生的时间和精力来写南京大屠杀纪实、揭露日军禽兽罪行的作家张纯如。

  那个说“那就分了算了”的女孩,她读到的是:“请理解我的挣扎和无奈,原谅我的自私和懦弱,再见”

  这是他们自杀前发出的最后求救信号,可是在别人眼里却成了“矫情”、“好笑”、“没什么大不了”,这是何等的讽刺?

  其实很多抑郁症患者,他们刚刚患病的时候,只是想要被理解,被真正的关心和倾听,他们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,更害怕随意的评价和标签。

  但是当他们的求救信号一直被视为矫情,一直被忽略,那么这些抑郁症患者便会放弃自我求救,走上绝境。

  最高赞的评论不是症状的描述,不是学术的解释,而是一句戳心的自述:“没人觉得我病了,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了。”

  大家持有的态度是,要么觉得你不是病,是作,要指责你;要么觉得你是精神病患者,要远离你。

  在一次节目访谈中,乔任梁说:“我们并非一无所有,我们还有病”,当时人们只是觉得他是矫情和搞笑。

  在乔任梁生前,他曾多次遭遇键盘侠的围攻和谩骂,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里,他的经纪人就注意到,乔任梁关闭了朋友圈,很少去发微博。

  韩国组合金钟铉在抑郁症自杀之前,李泰民曾经推荐一首日文歌给他,平井坚的《恋上你》,金钟铉觉得非常好听,听着听着,突然靠着车窗开始哭泣。

  金钟铉曾经在电视节目上崩溃地哭着说:“大家对于我是什么样的人好像并不关心,没有几个人想去了解我真正的样子,人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判断。”

  于是,他在安排好了所有后事,把钱全部打给姐姐,看着好朋友的电视剧播完最后一集,最后才选择离开。

  还有,峨眉山景区那个21岁的女孩,在众人的声声劝阻中,仍毅然决然地纵身一跃,跳崖身亡。

  “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,不是没有尝试过救自己,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求救,然而,要不就是被当成笑话,要不(他们)就是觉得我想不开。”

  不被理解,不被关心,没有人想要真正了解自己,他们松开一个个想要活下去的理由,直到最后松开那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活着对他们来说就已经很痛苦了,还要面对这样的待遇,那他们的心里有多难受啊?

  金门大桥是全世界自杀事件最多的地点之一,在凯文的巡警生涯里,他曾经救下过 200多人。

  他劝住了他,在之后的一个半小时里, 他在那里一直听年轻人讲述自己的抑郁和绝望。

  在太多人的眼里,觉得抑郁症就是闲的发慌,就是矫情,就是没事找事,可是他们不知道,抑郁症真的是一种病,他们不是自己作,而是病了。

 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,全球有3.4亿人患有抑郁症,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00万人;2009年《柳叶刀》上一篇流行病学调查估算,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。

  根据大数据显示,现在的青年人都有3成患抑郁的风险,有时看着好好的一个人,其实你不知道他私底下在做着什么样的斗争。

  就像香港女歌手卢凯彤,三天前还在社交账号上微笑自拍、宣布自己要做一件大事,可是转身就毫无预兆地从20层高楼坠落自杀……

  就像乔任梁在电视机前搞怪逗大家笑,经常在微博上发太阳的笑脸,一副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形象,有谁会知道他会偷偷在家里结束自己的生命?

  就像那个21岁女孩,在别人眼里活得好好的,有谁会知道她在遗书里面写到:“我竭尽全力去扮演一个所谓正常人的样子”。

  现代人的崩溃都是默不作声的,有时看着好好的一个人,你不会知道他的伤口溃烂到何种地步,可能一根轻微的稻草就可以把他压倒。

  请不要说他们矫情、玻璃心,抗压能力太弱,没事找事,无端的指责和随意的猜测,只会把他们推入更深的谷底。

  桌子很喜欢一句话:每个人都有不可与人言说的苦楚,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在这世间活着,当我们忍不住想要评价别人的时候,请记住你不是他,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。

  请不要笑话他,也不要质疑她,给他一个拥抱、说一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好。

  文章作者简介:桌子,身高1.85米,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。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,著有畅销书《你只是假装很努力》,新书《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》现已温情上市!三观比五官更正,思想比套路更深。新浪微博@桌子的生活观 ,个人微信公众号:桌子的生活观(ID:zzdshg)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下一篇:没有了